宝宝一次低烧毁掉一个家,疫情刚过,男子急着复工挣钱

来源: 中国母婴信息网      作者: 刘颖      发布时间: 2020-03-30

导读:

  “媳妇儿,我答应你近期回医院但是回不去了,领导说疫情后复工人手依然不够,现在赶工期我也不好请假去照顾你们,孩子现在看病费用吃紧,我能多挣点就算一点。”来自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鱼龙镇的刘文明和妻子简单寒暄几句后,匆忙挂断电话,急忙坐火车奔赴甘孜州的工地(2月10日)。

  妻子杨文妍说:“我和老公都是甘肃人,老公的工作是水电站维护工人,年收入七万元左右。2017年,因为老公工作调动,我和他租住在四川广元,老公的工作地位于海拔3000米的金沙江上游的甘孜州,平时我们聚少离多。前年他第一次春节回广元时,从工作地坐了两天两夜的班车,交通十分不方便,所以我们会更珍惜逢年过节相聚时光。今年过年,我带孩子在北京的医院,他从四川赶来匆匆呆了几天就走了。”图为2019年12月妈妈哄着睿睿。

  2012年,刘文明和杨文妍喜得千金妞妞,时隔六年,随着生活越来越好,小两口选择要了二胎。2018年9月27日,小儿子睿睿降临到这个家庭,增添了更多的欢笑和温馨。杨文妍回忆往日孩子们之间的幸福时光说:“妞妞十分喜爱弟弟,放学回家放下书包第一件事就是逗弟弟玩耍,当时看着女儿和儿子一起玩闹的场景,我和丈夫觉得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”图为睿睿在医院治疗。

  然而2019年6月睿睿的一次低烧为这种简单的幸福画上了休止符。杨文妍清晰地记得,6月12日那天她抱着小孩先去了四川省广元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,一周后睿睿仍然低烧不退。杨文妍又抱着睿睿又来到成都市人民医院,输了一个星期抗生素仍然没有好转,医生发现睿睿腹膜后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瘤。当时杨文妍立刻把事情告诉了正在工作的丈夫,刘文明随即请假来到医院。图为2019年12月睿睿在病床上。

  点击腾讯筹款链接:帮TA们挣脱最贵手环,帮助睿睿。

  医生说,“孩子疑似神经母细胞瘤,最好转到北京确诊并继续治疗,需要切除肿瘤,并且后期通过放疗和化疗的方式进行共同治疗,五年内不复发就有希望生存。”那一刻夫妻俩感觉天真的要塌了,在医院的楼道大哭了一场。当天下午二人办完出院手续,连夜抱着小孩赶到北京。图为2019年12月睿睿在医院打针哭得很厉害。

  7月12日,睿睿在北京儿童医院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四期。杨文妍回忆道:“我当时就在想,只要孩子有一点点希望我都绝不放弃。”由于床位紧张,夫妻俩带着孩子转到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入院治疗。“医生找我谈话,治疗方案为化疗12期,包括一次手术,一次放疗,两次移植,我和老公决定倾尽全部也要救治他。”但是此时,他们身上只带了6万元钱,距离治疗费相差甚远。图为2019年12月杨文妍从药房返回病床。

  刘文明只得返回广元准备筹钱给孩子治病,让孩子奶奶来北京陪妻子一起在医院照顾睿睿。刘文明回忆道:“回家的那几天我告诉大女儿妞妞,弟弟得了很严重的病,爸爸可能无法给你交学费上学,你会讨厌爸爸吗?妞妞说如果不上学正好可以陪弟弟,多好。”图为妞妞和弟弟。

  刘文明几乎找遍了有可能借钱的朋友和亲人,借了救命款30余万。7月30日下午,睿睿开始正式治疗,首先便是全麻手术植输液港。刘文明说:“当时九个月大的孩子用稚嫩的目光看着我和妻子,小手用力摸我们,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真的无能,没有办法保护我可爱的儿子。睿睿经历了五次化疗后,于2019年11月2日在保定市儿童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,虽然术后一段时间恢复很顺利,但是孩子的费用已经告急。”图为奶奶抱着睿睿在医院打针。

  “孩子之前花了50多万,其中存款6万多,借款40多万,孩子的医保2020年1月生效,能报销5万。如今在广元买的房正在联系中介售卖,怎奈不好出手,如能以后卖掉可得30余万,但还要还借款。医生说,后续睿睿治疗方案是化疗、移植、抗感染等,花销仍然巨大。如今孩子治疗月开销4万多,而丈夫每个月加班加点能挣7千多元,还要留1千给女儿生活。”图为2020年疫情过后,刘文明在工地干活(家属供图)。

  从春节到现在这一个多月时间,睿睿共化疗两次,化疗完一直在住院观察。医生说要看孩子的治疗进展再确定配型和移植具体日期。刘文明则在工地继续拼命地干活,孩子奶奶因为高血压暂时回老家休息,医院里只留妈妈一个人照顾着睿睿。图为2020年2月26日在病床上玩耍的睿睿(家属供图)。

  每一个孩子都是爸爸妈妈的希望,骨肉相连,情浓于水。您可点击腾讯筹款链接帮TA们挣脱最贵手环,进行捐助。或打开微信-钱包-腾讯乐捐-搜索“帮TA们挣脱最贵手环”,完成捐赠。关知己拍摄整理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Copyright © 2016-2020 中国母婴信息网 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chinamuwei.com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